梵高真的一辈子只卖出了一幅画吗?

2017-12-25 09:08
来源:江阴日报 作者:曹鹏字号T|T转发打印
《至爱梵高》电影海报
《梵高生活》丰子恺编著
邮差之子
梵高割耳后的自画像
加歇医生
医生
红葡萄园
收割中的田园风景
星夜
阿尔的吊桥
柏树
唐吉老爹
 

 2017年最出风头的画家是梵高。

 导演通过网上众筹由15个国家的125位画家根据梵高120幅原作绘制了1000多幅手绘油画、加工成65000帧画面、拍摄加工出来的动画版电影《至爱梵高·星空之谜》热映,迅即斩获了多个电影奖项。

 这部电影在结尾处屏幕上打出一行字说:梵高一生只卖掉了一幅画。对于烘托梵高这位穷困潦倒、孤独奋斗、生前不名一文、死后享有盛名、遗作一再创造出拍卖市场纪录、成为全球价格最昂贵的标志性艺术家来说,片尾这一戏剧性细节很能突出反差效果,让观众感慨万千。不过,作为美术史的事实真相果真是如此吗?

 欧文·斯通的《渴望生活》是一部以梵高为主人公的传记体小说,此书非常畅销,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译成中文后,几乎一直是中国画家们以及文艺青年人手一册的必读书,此书在西方国家也同样拥有大量的读者。值得指出的是,欧文·斯通是畅销书作家,并非美术史学家,他写这部小说依据的原始素材是温森特·梵高致其弟提奥·梵高的三卷书信集。

 在梵高自残割掉耳朵后,提奥寄给他支票,书中说:“这是他一次拥有过的最大数目的一笔钱。”提奥的信里说:“亲爱的温森特:好不容易啊!你的一幅油画卖了四百法郎!那是你去年春天在阿尔画的《红葡萄园》。买画的人是安娜· 鲍克。”(《梵高传》第512页 北京出版社1983年版)

 吴冠中有一篇文章《关于梵高——苦难即人生》,我在四川人民出版社1982年出版的《东寻西找集》见到过,没查最早是发表在哪家报刊,此文后来被节选收入了高中语文课本,传播甚广,里面概括了梵高的生平,有一句: “终于,《法兰西水星报》发表了一篇颇理解他绘画的文章。而且迪奥(即提奥——编者注)报告了一个难以相信的消息:梵高的一幅画卖掉了。” 吴先生在法国留过学,所依据的应当是法文图书,所以,只是指出了梵高的一幅画卖掉了是难以相信的消息,并未得出梵高一生只卖了一幅画的结论。但是没接触过法国美术史以及梵高传记资料的人就难免会歪曲理解,误以为只卖了一幅画。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西方,说梵高在世只卖出了一幅画的传言都是以讹传讹,没有一部严肃的美术史著作会这样写。

 吴冠中此文结尾写道:“7月29日日出之前,他死了。他对提奥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苦难永不会终结。苦难即人生。”从作文的角度,结尾回应了标题,夹叙夹议,该得高分。不过,梵高临终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却有不同的版本。大卫·阿兹奥《梵高传》说:“他的意识已经沉没了,还讲出这句话:‘现在我想回来。’”(人民文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268页)作为最后的一句话,“苦难永不会终结。”与“现在我想回来。”完全是两个意思。

 大卫·阿兹奥《梵高传》也写了《红葡萄园》的销售:“这是温森特生前头一单重要的生意。”话很有分寸,明确地表示只是头一单重要的生意,并非唯一的生意。因为下文还有一句:“似乎还有一单,是一幅自画像卖给英国画迷,但是这事不能十分肯定。”

 梵高是一位由画商转行的画家,1869年入职古比尔画店海牙分店,1876年被巴黎古比尔画店辞退,有七年的画店经历,他精通绘画市场的规律与特点以及窍门,可以说,他是画商与画家的两栖人物,他离开画廊改行画画,当然是因为他热爱绘画,不过,我们要知道梵高是荷兰人,即使在欧洲荷兰人也以高度商业化著称,梵高在海牙、巴黎、伦敦的画廊度过了四年颇为成功的画商生涯,如果说他有什么专长的话,那么首先就是精通卖画!说一个画商改行的画家的画一生只卖出了一幅,其实话外之音并不是他的艺术风格个性不被世人接受,而是他不懂卖画以至于卖不掉画——而这显然是不成立的。

 梵高生前热衷于办画展,他办过几次画展,展品最多的一次有他上百幅画作,我没作深入调查,不过,凭常识也可以推断出,一个画家在巴黎办多次展览而卖不掉一幅画的可能性极小,如果真的如此,那么会留下报刊的报道与评论。

 梵高与弟弟的关系不是单纯的兄弟之情,也不是完全由弟弟资助供养哥哥,虽然他们确实兄弟情深,不过,荷兰人的经济头脑很务实,两人以上一起吃饭分摊付账英文所谓go dutch就是荷兰人的发明,提奥是画商,他与哥哥温森特是画商与画家的合作关系,亲兄弟,明算账,两人合作是互利的,只不过,温森特作为画家还没出名,提奥对哥哥的资助带有风险投资的性质。所以,温森特陆续寄给弟弟很多画作,事实上,梵高的画作遗产最大的受益人也是提奥,提奥不久病逝,其遗孀对出版、推广梵高艺术付出了非同寻常的努力,除了亲情纪念,可能也不无经济动力。

 温森特与提奥做的是长线生意,因此,在他给弟弟的信里一再劝诫不要轻易销售。温森特即使在最穷的时候,也没有丧失良好的商业直觉。他在阿尔接待他看好的画家高更,写信给包办生活费的弟弟说他认为高更的自画像太美了,“我恳求他让给我们,作为他头一个月的生活费,”并在合同中果然规定高更每月要拿出一幅画用以偿付在阿尔逗留期间的用度。(大卫·阿兹奥《梵高传》第194页)现在我们看得很清楚了,在小城阿尔合租吃住一月的代价是一幅高更画作,这真是一笔万利的好生意!

 梵高书信全集前两年由国内某出版社隆重推出了豪华精装版,定价数千元,让一般读者如我辈可望而不可即,不过,美术史界久有定论的英文三卷本我倒是购置了,其实,国内选译本陆续出版过几个,都可以查到梵高卖画的纪录信息。

 早在1929年丰子恺根据日本图书编译的《梵高生活》,附录了梵高年表,清晰地记载了一系列销售信息,1882年2月卖一幅素描给特斯蒂格;3月收到叔父订单水彩画海牙风景12幅,后又追加订单;1883年8月按叔父订单交二十多幅素描;1884年8月安东·赫尔曼斯订一批油画;1888年10月,提奥卖出温森特一幅画稿。(均据新星出版社2013年版)

 所以,说梵高一辈子只卖出了一幅画,并不符合事实。梵高在世时没来得及看到自己的画作热卖,毕竟他只活了三十七岁!

 2017年12月18日晨起一气呵成于闲闲堂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