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功最爱用衡水毛笔——毛笔史料拉杂谈

2017-12-11 09:10
来源:江阴日报 作者:曹鹏字号T|T转发打印
启功像
陈从周像
笔店仿单
《衍芬草堂藏笔名单》
 

 文房四宝笔墨纸砚,既是从事书画的工具,也是收藏品,就我所见,墨、纸、砚的收藏著录图谱研究以及历史研究都有不少成书,宋人苏易简《文房四谱》有开创之功,前些年有赵权利《中国文房四宝小史》(中国长安出版社2015年版)等同类性质图书,近世墨与砚尤其不乏收藏者与著录研究者,相形之下,笔的门庭相对就很冷落,墨史、纸史、砚史皆有专著,而毛笔史至今未见有何人著作,直到最近才有朱友舟的博士论文《中国古代毛笔研究》(荣宝斋出版社2013年版),但也并不是体例完整的毛笔史。潘天寿1954年出版《毛笔的常识》算是一部填补空白的书,可是其出发点是为了让读者了解书法绘画的工具实用知识,也走访了不少杭州、北京、上海的笔店,记录下不少第一手毛笔制作材料,但也并不是严肃的毛笔史专著。

 唐代韩愈有一篇奇文《毛颖传》,以拟人的笔法写毛笔,不过,其寓意并不在为毛笔作传,而是借毛笔以喻士子怀才不遇,别有寄托,虽然文采飞扬,但没有提供什么有价值的毛笔史料信息。关于毛笔的身世,《毛颖传》实质性的信息只两句,“毛颖者,中山人也”“秦始皇时,蒙将军恬南伐楚,次中山”。一般谈毛笔的历史,都奉蒙恬为毛笔始祖,而河北省衡水市有民谣:“三月三,祭蒙恬。”把蒙恬视作衡水历史人物。顺理成章,衡水市的侯店村是“毛笔之乡”,毛笔至今仍然是当地特产,我过去曾受赠过几支,用起来还好,可是在外地市场几乎就没人听说过了。唯有启功先生对衡水毛笔情有独钟,他在《中国毛笔序》中说:“我有一次得到河北衡水的朋友文物鉴定家李孟东先生赠给我几支衡水农村的制笔师傅在农闲时所做的笔,原来卖价只是七分钱一支,写字使用后觉得那种能大能小、能粗能细的效用,真是一次无比的艺术享受。于是一次买了200支,过了些时用完了,又买,又买。”(《中国书法与毛笔》第153页 北京出版社2015年版)评价之高,极值得重视。他说后来衡水制笔厂把笔杆刻得太花、重量也沉甸甸的,最重要的是价格也提高了,所以他才“不那么买得起了”,启功用过至少几百支衡水毛笔的历史恐怕知道的人不多。

 我曾在许鸿宾大红袍画集的序里说过,文房四宝中毛笔、砚台与墨三宝虽然后来分别以浙江湖州、安徽宣州歙县、广东端州所产最有名,但考察源流,追溯起来在更早的时代却是河北的衡水古冀州、保定易水的名产,论起历史沉淀,天下九州即有冀州,秦并六国,燕、赵居其二,盘点起来,河北的文化家底还是很厚的。从秦汉到五代十国,战乱导致北方人大举南迁,墨与砚的技法也就南下了,至今安徽的工匠还会在墨的包装上标榜易水古法便是明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歙砚如今比易水砚名气大,易县墨甚至都失传了,因此无法与徽墨比较,但是不能数典忘祖。

 潘天寿《毛笔的常识》在“笔的历史”篇中,介绍到宣州笔派时,引用《毛颖传》:“颖,中山人也。秦蒙恬南伐楚,次中山。猎围毛氏之族,拔其毫,载颖而归。秦皇帝使恬赐之汤沐,而封诸管城。”(《毛笔的常识》第19页 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2013年版)显然潘天寿并未核对原文,不知所据何本。这种史料引用方法在学术上不够严谨。又引用《戒庵漫笔》:“唐宣州中山县也。宣州,自唐以来,多名笔”,然后便得出宣州中山产兔子,其毫制笔最善的结论。仔细梳理一下史料的逻辑关系,会发现潘天寿以宣州中山为蒙恬制笔的中山,除了地名相同,缺少足够的证据。

 据《史记卷八十八·蒙恬列传第二十八》,蒙恬的一生功业为“攻齐,大破之”“北逐戎狄”,在秦、燕、赵一带筑长城,“起临洮,至辽东”,威振匈奴,统兵北疆,未言其伐楚。也就是说,韩愈写着玩的寓言散文,不能当历史依据予以采信。蒙恬是否到过宣州,恐怕还得有更过硬的记载才说得清楚。后来宣州中山兔毫毛笔好,不等于就是蒙恬当年到的是宣州中山。假设蒙恬真与毛笔有关系的话,那么他制笔所在地恐怕还是古赵国的中山(今河北省保定市定州)。

 说起河北与毛笔的关系,有一篇重要的史料值得注意,那就是清代理学家颜元写过《笔工王学诗传》(《颜元集》第480页至481页 中华书局1987年版),这篇传记文字所写的笔工王学诗,字全四,清代初期完县人(今保定顺平县人),“以善笔名天下,凡市会遐陬,见全四招号,争易之”,“无一劣者”。(行销各地,远近闻名,品质过硬)颜元赴辽宁寻亲,王学诗赠笔200支相助作路费,颜习斋以开宗立派的理学大师屈尊为一不识字的笔工作传,是因为王学诗为人仗义正直,全文重点不在毛笔,但是只言片语却是制笔史的珍贵史料,如他说王学诗善于管理,人乐为用,所雇的众多制笔工匠可以赊欠工资一年也不追讨。由此可知,保定顺平县早在清初期就有制笔名店,生产规模可观,树立了自己的品牌字号,可惜后来失传了,不知还有没有人能恢复全四的字号生产传统中山兔毫毛笔?

 事过境迁,进入二十世纪,毛笔制造业的中心已经是浙江湖州及安徽宣城,抗战期间大部分湖州笔店迁往苏州,所以苏州也有出产湖笔。其他江西等地也出产毛笔,江西派宗宣州,汉口、湖南等派又宗江西。河北的毛笔就数不上了。

 潘天寿《毛笔的常识》用了十二页详细罗列“毛笔的名类”,收集的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各大城市通行的毛笔销售品种,附上简单的使用说明,非常实用,是份难得的资料。

 今年春天我在北京展览馆参观文房四宝博览会,得到一册《中国毛笔文化博物馆》的宣传册,里面收录了三份过去笔店的仿单(毛笔产品目录表),名目繁多,且标明价格,可惜图片不够清晰,如果能释读出来整理成表格就更好了。

 语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文人对笔最有感情,已故陈从周教授雅善书画,他所出的书主要是谈园林艺术的,我过去很热衷追读,在其《随宜集》(同济大学出版社1990年版)中有一篇极特殊的文章标题为《衍芬草堂藏笔名单》,只有两三百字的按语,说是他二十世纪二十年代转录其外祖父家所藏笔价单,据此可究文房四宝之史。所附笔单印了三十开页(第179页至210页),极其壮观。虽然这些毛笔很多名目在今人眼里已经难知其状貌了,但是它们反映了当年中国的毛笔品种是何等的多、分工是何等的细,拥有如此精细庞大工具体系,中国的书画才会博大精深。这篇体例别致的资料,说老实话,我只是浏览了一下,并没有真正细看,因为没有实物对照,细看也看不懂,可是,读过之后二十余年都对之有着深刻印象。我创办《中国书画》杂志,所拟刊训是“文化之为文化”,表达的是我对中国书画的理解与认识,不用说中国书画,仅小小的毛笔里面的学问就大了去了,中国文化之为文化,正在于这些地方。

 2017年11月23日一挥而就于北京闲闲堂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