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把金针度与人——书法入门类读物浅谈 (一)

2017-11-13 10:22
来源:江阴日报 作者:曹鹏字号T|T转发打印
 

 一

 汉字书法是中国特有的艺术形式,也是在中国拥有爱好者最多的艺术形式。书法在中国社会无处不在,人人都喜欢欣赏漂亮的字,不过,要能做到对书法知其然并且知其所以然,进一步能写一手好字,却不是那么简单容易的事。书法学习在中国有巨大的市场,书法入门读物也就层出不穷。

 因为小时候没机会学书法,我上学时写的字很难看,但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其实我一直是喜欢书法的,也真心希望能练好书法。上小学也描过红,但是只是应付差事,没机会拜师接受指点,只得自学,我从中学时代开始就收集书法入门读物,后来懂点书法了,太初级太浅显的书法入门读物就不需要了,不过,见到著名书法家或著名学者的书法入门书还是会买。再后来从事美术报刊编辑出版与研究著述,算是跻身专业美术工作者队伍了,就更留心收集相关图书资料,不知不觉间就积累了一堆书法入门读物,买的时候新书旧书各占一半,我多多少少都翻阅过,谈不上深入研究,浮光掠影的感受还是有一些,得暇梳理一番,供同好参考,如果哪位读者有小朋友想学书法希望找本靠谱的入门书,拙文所列举的材料兴许能有点帮助。

 首先明确一点,我这里说的书法入门读物,指的是一般性的书法学习指导图书,而不是具体哪个碑哪个帖或哪种体的学习指导类字帖或技法书(这类书的品种实在是数不胜数),随便举个例子:楷书《颜勤礼碑》临习指导,行书《兰亭序》临习指导或隶书《曹全碑》《张迁碑》临习指导,坊间恐怕至少各有不下100种的图书行销。至于具体的书体学习指导,其实有些谈楷书的入门书性质上也适用于一般书法学习,如李天马著《楷书行书的技法》(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84年版)、王文钧著《怎样学习楷体字》(宁夏人民出版社 1981年版)、《楷书的笔法与结构》(东华门知青生产联社1979年版),对相当多的人来说,楷书也就几乎等同于书法了。书法家王晓桥先生供职于中国规模最大的书法出版机构,他告诉我所有字帖与技法书品种中,最畅销的是小楷类图书,可见大众是把书法与楷书划等号的,而小楷走红是因为小楷与硬笔字相近,更实用。隶书、草书与篆书的情况则大不相同,虽然理论上隶书结构与笔法更简易,但是隶书与草书、篆书的临习指导图书都不以入门初学者为目标读者,尤其是草书与篆书,相当于专门的技艺。

 本文所讲的书法入门读物,也不包括北京师范大学、首都师范大学以及中国美术学院、复旦大学分校、中华书画函授大学等院校以及天津古籍出版社、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等机构编著的高头讲章、成系列的书法教材,因为这些教材的读者对象显然是入门以上甚至是专业大学本科的水平,这类书我也都收集得比较齐全,不在此处细表。

 书法入门类读物的篇幅都不大,正文从几千字到三五万字不等,说实话,由于学术专业门槛并不高,基本内容与结构也大同小异,一方面是英雄所见略同,另一方面,学习书法技巧要点就那么几句话,剩下的就是临习练习与天分。所以写书法入门读物也就是一本小册子的事,当然,有的作者如丁文隽《书法通论》(人民美术出版社1986年版 印数1.9万册)、潘伯鹰(《中国书法简论》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81年版,至1983年印数5.2万册)行文繁复,有史有论,讲解细致,加上插图,结合碑帖讲评,能把页码撑到二三百页。

 书法入门类读物的书名一般都直白简明,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2017年整理重印一批古今美术论著,其中有三册的书名分别为梁启超的《书法指导》、刘养峰的《习字入门》、李肖白的《书法入门》,还有更多的例子,如肖世荣、裘成源、张造时、钟明善等多位各地作者就都著有名为《书法入门》的书(广西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印数5.9万册;浙江教育出版社1985年版,印数11.7万册;新疆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印数5.67万册;三秦出版社1990年版,至1998年累积印数3.1万册);王铁铮所著书名是《书法浅说》(辽宁人民出版社1963年版,至1964年印数17.9万册);潘朝曦所著书名是《书法浅谈》(知识出版社1986年版,印数3.9万册);北京中国书法研究社编《怎样学习书法》(人民美术出版社1959年版,到1964年印数6.3万册);费新我所著《怎样学书法》(河北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印数12.5万册);沈子善所著《怎样写毛笔字》(上海文化出版社1955年版,到1983年印数120万册);白蕉所著《书法十讲》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连载发表于香港《书谱》杂志,未见有大陆单行本,2010年收进上海书画出版社《白蕉论艺》一书中,印数仅3300册,同一书名《书法十讲》还有茹桂在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1980年所出与徐诚意1992年在中国和平出版社所出两种,前者1981年第二次印刷累积印数至95000册,到2000年再版已经扩至390页,到2007年第五版修订本印数只2700册,后者还包括了钢笔与粉笔书法内容;周汝昌所著《书法艺术答问》(文化艺术出版社1982年版,到1985年印数20万册);邓散木所著《书法百问》(天津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到1983年印数48.5万册)、邓散木所著《怎样临帖》(人民美术出版社1984年版,至1986年第二次印刷已17.3万册)、尉天池所著《书法基础知识》(上海教育出版社1976年版 1979年新一版,印数10万册,版权页标明原上海人民版总印数20万册)。1981年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所出王学仲著《书法举要》(初版印数1.75万册,1983年第二次印刷6.75万册)是同类书法入门读物中篇幅最巨者,16开254页。

 可以看出,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中期各地出版社都热衷出版书法入门读物,销路都不错,最高的竟可发行上百万册,虽然大都是小册子,可也无异于印钞机,上海出版的李天马《楷书行书的技法》初版29万册,宁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王文钧《怎样学习楷体字》到1982年的一年半时间印了四次合计36万多册,据统计总共发行80余万册。现如今图书出版起印4000册为常规数量,1万册就算是畅销书了,两相对比,当年的书法入门书可谓是大畅销品种了。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图书发行量总体锐减出现在八十年代末,云南教育出版社1989年出版解德厚著《书法十四讲》,印数就只有5000册了,这一方面说明图书市场萧条,另一方面可能也有同类畅销书发行量动辄数以十万百万计,短时期已经基本饱和的原因。

 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梁启超的《书法指导》、刘养峰《习字入门》、李肖白《书法入门》未标明印数,但显然是小众市场,因为民国的名家用文言著书,虽当年一纸风行如梁任公,现在已不复能畅销。

 特别鲜明的对比是邓散木《怎样临帖》,1984年初版是三十二开小册子,印数11.3万册,2016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将之作为经典收入“人美文库”,用十六开照原样重印,字大了一倍,看着比老版舒服多了,可是印数只3000册,正好是22年前印数的零头,两者差了有30余倍。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