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还记得北京中国书法研究社?(下)

2017-10-30 08:41
来源:江阴日报 作者:曹鹏字号T|T转发打印
邓散木像
老年张伯驹像
郑诵先像
郑诵先书王勃诗
《六十年文艺大事记 1919-1979》书影
北京中国书法研究社编 《赵孟书三门记》书影
《北京美术活动大事记1949-1989》书影
郑诵先 书法
邓散木 书法

 关于中国书法研究社的创办经过与组成人员,我没见到有专门的研究论著,也没查到社史、回忆录或纪念文集。只有网上零星的资料:

 中国书法研究社于1956年9月16日在北京中山公园来今雨轩成立。创始人陈云诰、章士钊、郭风惠、许宝蘅、赵质伯、叶恭绰、溥雪斋、张伯驹、徐石雪、郑诵先等。社长:陈云诰;副社长:溥雪斋、张伯驹、徐石雪;秘书:郑诵先、王传恭。周恩来总理曾任该社名誉社长。因条件所限,公家不能提供办公房舍和办公用具,书社只把组织关系挂靠在北京市文化局,而办公地点就设在后海南沿二十六号院张伯驹家的西屋。1957年后,多数创始人或因年事已高或被打成右派,因此不能参加书社活动,日常工作由郑诵先、郭风惠等人主持。

 另一个版本的介绍信息有所不同:

 北京中国书法研究社的主要创始人是我国著名学者、诗人、书法家张伯驹,陈云诰、章士钊、郭风惠、许宝蘅、赵质伯、叶恭绰、溥雪斋、邓散木、徐石雪、郑诵先等。当时,主要创始人章士钊、郭风惠、赵质伯、许宝蘅未出席成立大会,也未在书社内担任任何职务。

 这个版本的信息还说中国书法研究社是张伯驹主持、邓散木参加筹组的,二人都被打成右派。

 北京中国书法研究社1956年成立,请注意其全名是“北京中国书法研究社”,次年后成立北京中国画院、1960年成立上海中国画院,显然属于同一系列。北京中国书法研究社的社长陈云诰,是逊清的进士翰林,又是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名誉社长是周恩来总理,这样的配置规格,大概在美术界也是独一无二的。这是新中国成立的第一个群众书法组织,在很多方面都是开创性的。

 人民美术出版社1961年出版的《怎样学习书法》署名为“北京中国书法研究社编”,执笔人为郑诵先,也就是由于反右运动后他主持中国书法研究社日常工作。另外一种中国书法研究社编的书法普及读物是《各种书体源流浅说》,也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用今天的眼光看,这是北京中国书法研究社的教材建设。

 1998年荣宝斋出版社出版了《郑诵先书法集》,启功写了跋语,记述了“解放后,功于张伯驹先生词课座上,得瞻道范。每为拈韵,常呈先生座前,必获承蔼然相接。阅所习作,未尝批抹,但见注目沉吟时,自知必有疵累。进而请益,所获良多。”可知启功与郑诵先首先是诗词上的请教与指点关系。启功跋语又云:“曾见当年所临《张迁》《二爨》诸碑,不作圭角怒张之态,而笔力圆融,中涵古朴之致,虽至晚年,弥臻醇厚。间尝以笔法之秘为请,蒙见告云:曾闻诸章行严先生,昔何子贞遍临汉碑,世所习知。其晚岁酬应之笔外,仍不废闭户临池。每以汉碑摊案上,上履透明油素,放笔作隶作真,遂使间架存古法而行笔参自运,孙虔礼所云‘古不乖时,今不同弊’者,于是汇成自家之书,得‘神融笔畅’之妙。先生于学问,不自矜秘,金针自度,且以度人,乃知其真行诸体,独臻新境者,盖有自也。”并对郑诵先的书法进行了全面而深入的分析。又说:“此后张伯驹先生偕先生发起书法研究社,学人鹜集,社事纷繁。先生更为后学所仰慕,于是求书问业之士盈庭溢室,而先生口讲指授,常感不暇。乃草成《怎样学习书法》及《各种字体源流浅说》等书,以为教学之助。于斯益见先生于祖国书法艺术之挚爱,及于青年学子教导之热忱焉。”启功与郑诵先并非泛泛之交,此篇跋语着实见功力,决非应酬文字,其时郑诵先的哲嗣郑必坚由中宣部副部长调任中央党校正部长级副校长。如果以启功先生此文为依据,陈云诰并非中国书法研究社的发起人。顺便提一下,熊任望年轻时到保定工作,之所以周末坐火车跑北京向郑诵先请教书法,应当有中国书法研究社的号召,而且“求书问业之士盈庭溢室”,并非熊任望一人,只是能在五六十年前坐长途火车专程求教的实在难得。

 大约在2000年我在北京中国书店灯市口分店买过不少古旧碑帖,其中有几种上世纪六十年代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的中国书法研究社编的碑帖,灰蓝色封面,朴素的设计,显然是一个系列,其中有《明拓曹全碑》《赵孟书三门记》等,这也应当就是中国书法研究社的工作成果的另一方面了,也就是向学习书法的人提供临摹的范本。北京中国书法研究社还组织书法展览,在《人民日报》发表书法专版,组织专题书法笔会等。就定位、宗旨以及工作范围而言,北京中国书法研究社与后来的中国书法家协会性质相近。

 1999年,中国美术馆举办二十世纪中国书法展,中国书法研究社的陈云诰、章士钊、张伯驹、郑诵先诸公无一人入选,知者有数典忘祖之讥。

 我手头有一本《六十年文艺大事记 1919-1979》,每年逐月记录文艺界要事,1956年9月只有一条记录,即“首都隆重举行授予齐白石世界和平理事会国际和平奖金仪式”。北京中国书法研究社在这本大事记里没有一点痕迹。

 我还有一本《北京美术活动大事记1949-1989》,1957年北京画院成立被记上了一笔,但是1956年9月也只记了北京举行授予齐白石获国际和平奖金仪式。北京中国书法研究社的成立如果不算1956年全国文艺界的大事的话,放在北京文艺界却无疑是一件大事,可是书里也没一点痕迹。如果单凭这些史料研究历史问题,偏颇疏漏或篡改的地方不知有多少!

 也就是说,在某些人看来北京中国书法研究社是被忽略不计的存在。北京中国书法研究社没了庙,也就断了香火。

 如今书法教育已经建成从本科到硕士、博士的完整体系,每年有可观的毕业生,不知有没有毕业论文以北京中国书法研究社为题目。依我拙见,北京中国书法研究社是二十世纪中国书法史的一个重要题目,要想看懂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中国书法的来龙去脉,就不能不了解1956年成立的北京中国书法研究社。

 2017年10月11日草于北京闲闲堂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