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票上的齐白石画作

2017-10-16 08:47
来源:江阴日报 作者:曹鹏字号T|T转发打印
齐白石小型张邮票
齐白石邮票
作者在展厅留影
展览现场
齐白石邮票
齐白石套票
延年酒
稻草小鸡
翠鸟大虾
秋声
红梅图
藤萝
蟹酒图

 北京画院在建院六十周年的展览上,最引人注目的位置是一组共九幅齐白石花鸟画条幅。这组画几乎是齐白石最为大众所熟悉的画作。策展者在这组展品的下方布置了一个展板,图文是1980年邮电部发行齐白石作品特种邮票十六枚的图片以及文字说明。这组齐白石画作的原作有九幅现由北京画院收藏,这次北京画院美术馆显然是将这组特殊的展品重点推出。

 这组邮票选用了齐白石的《牡丹》《松鼠葡萄》《蟹酒》《蛙声十里出山泉》《稻草小鸡》《荷花》《红梅》《翠鸟大虾》《葫芦》《秋声》《藤萝》《延年酒》《虾》《荔枝》《白菜蘑菇》《桃》。邮票面值分别为4分2枚,8分6枚,10分、20分、30分、40分、50分、55分、60分、70分各1枚。发行量:(1、2)1000万枚、(3-8)2000万枚、(9、10)500万枚、(11-16)200万枚。小型张是题有祖国万岁的万年青,发行量25万枚。

 这套齐白石作品特种邮票,规模庞大,发行时间是1980年,正赶上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开端,恢复高考后在校的大学生与家人亲友同学通信,贴过这组邮票的不在少数,应当对此会有印象。我1980年到天津上大学,记得在最繁华的和平路集邮门市部就买过不止一次这组邮票中的4分、8分面值邮票,虽然小时候也玩过集邮,但没入门,上大学时也没有集邮的财力与兴趣,只是觉得同样是贴邮票,干吗不贴好看点的,纯粹是出于实用需要才买特种邮票与纪念邮票,而且面值一角以上的八枚就没买过。

 8分的邮票当年是异地通信的平信标准邮资,使用量最大,这组齐白石特种邮票有六枚是8分面值的,也是我那两年寄信最频繁使用的,这六枚发行2000万套,意味着单这六枚总发行量就过亿了,我没有查权威数据,但是推测这组邮票总发行量应近两亿枚。对任何一位画家来说,画作被复制两亿张,也是一个惊人的数字,邮票主要面向全社会,一封贴了邮票的信件至少会被发信人、邮局盖章者、邮局分检者、邮局投递者以及收信人所接触,传播宣传效果与正规画册画集面向专业读者有所不同,对画家的世俗名气与知名度、作品曝光度是一次全国范围力度超强的推广。

 邮票对画家的宣传作用另一个典型例子是黄永玉的猴票,但是猴票是邮电部邀请黄永玉专门为生肖邮票进行点题创作,而齐白石是遗作被设计成邮票,是对齐白石艺术成就的极高推崇,两者之间还是有本质区别的。说起来,黄永玉设计邮票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58年《林业建设》四枚一套,猴票之后,1986年又设计了《白鹤》三枚一套。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邮电部又推出了傅抱石、潘天寿、黄宾虹等画家的特种邮票,就都只是一套四幅或六幅为限,在数量规模上再也没有突破齐白石的纪录。据统计有十二个国家(主要是社会主义国家)发行过齐白石绘画邮票,1958年苏联发行一套《中国画家齐白石》是权舆之作。

 欣赏或研究书画作品一定要看原作,因为印刷品或复制品与原作的出入会很大,即使是电脑或网络媒体或微博、微信,对书画作品的展示效果也难以完全还原。如果只看复制品,恐怕就难以想象这组十六枚规格统一为19.25×62毫米(小型张为120×86毫米)的特种邮票中的齐白石画作原作,其实原作尺寸并不一致。

 《延年酒》纵137.5厘米,横34厘米;《小鸡与秋声》与《藤萝》都是纵 133厘米,横33厘米;《翠鸟》纵 122厘米,横33.5厘米;《红梅》纵 167.5厘米,横43.5厘米。九幅画并排挂在一起,一望而知长短不一,十六幅画本来不是十六条屏,原本并不是一组作品。

 值得注意的是,齐白石这十六幅纵四尺或三尺的画被缩小到纵两寸许的面积后,色彩构图与画面内容基本上保留了原作信息,这也许反过来能说明齐白石确实是小品画大师。

 齐白石在世时是靠卖画为生的职业画家,他对市场高度敏感,对大路需求非常配合,反映在他的画面上,就是直条占绝大多数,而横幅画所占比例很小,文人墨客与高端客户偏爱的手卷,在齐白石的作品总量中可以忽略不计。他的这一特点,也正符合现代印刷品包括邮票的一般构图原则。

 这组邮票所选十六幅加上小型张都是花鸟画,而齐白石的人物画与山水画没有一幅入选,可能也有邮票设计者对齐白石人物画与山水画的评价态度因素。

 前两年到湖南访茶,偶然结识著名集邮家、厦门大学教授郑启五先生,我向他请教邮票的收藏市场行情,他说因为信件实际应用邮票少了,集邮行情也相应缩水,邮票的使用价值与收藏价值是正相关的。显然,这是专业人士对集邮的长期观察得出的结论,值得重视。就我的粗浅所见,在手机普及后,日常生活中人们已经很少用信件来交流,八零后就已经不大寄信,九零后基本上没寄过信,零零后甚至可能不知道怎么寄一封信,集邮爱好者也就后继乏人,长远看可持续性堪忧。郑先生出版过多种集邮专著,在多家报刊开设过集邮专栏,真正是专家,我请教他这组十六幅的齐白石邮票,他回复说加小型张全套十七幅,在画家作品特种邮票里是数量最多的,一套十六枚的还有田世光画牡丹。

 行文至此,偶然从书房里翻检到一册《新中国画家与邮票》,得知1960年邮电部约北京画院汪慎生和胡挈青等四位女画家创作了一套十八枚的《菊花》特种邮票(福建美术出版社1999年版第29至32页)。此书的序言里说,我国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集邮人数500万人,到1999年达到1200万人。有益于田世光的一段文字为:“1964年他应邮电部之邀,以国画工笔手法绘制了一套15枚外加一枚小型张的特61《牡丹》邮票”。1982年田世光又应邀创作了一套五枚花鸟邮票。(同上书第41页)

 这组齐白石特种邮票面值3.9元,小型张2元,近来的市场价格套票220元左右,小型张1100元左右。而黄永玉的猴票面值8分,近来的市场价值为1.2万元。显然,在艺术收藏领域,有时还真不是以量取胜。

 2017年9月15日一挥而就于北京闲闲堂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