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鹏:中国交响乐的不倦“飞鸟”

2017-09-27 09:03
来源: 作者:字号T|T转发打印

    9月21日,应邀参加江阴发展大会的曹鹏抵达江阴后,顾不上好好休息,就前往江阴大剧院参加彩排活动。虽已是93岁高龄,但舞台上的他依然身姿矫健、气势如虹。

即便当今音乐界人才辈出,但曹鹏先生的每场音乐活动,仍是一票难求。然而,无论身在何处,“江阴人”始终是他的标签,江阴这座城市始终是他心底最温暖的地方。“到现在为止,我最想感恩的,就是我的家乡江阴。江阴,是一座文化艺术底蕴非常浓厚的城市。”曹鹏深情地说。

  源自家乡的音乐启蒙路

  曹鹏的音乐启蒙之路,还要从一堂音乐课说起。当时曹鹏就读于辅延小学,并没有专门学过音乐的他,在一堂音乐课上展露了音乐才华。音乐老师姓钱,是无锡人,每次上音乐课,他都会让高年级同学把风琴搬进教室,然后教学生们唱歌。风琴响起来的时候,曹鹏一下子就被征服了,他痴迷地听着,心里充满喜悦。钱老师第一次碰到这么有天赋的学生,无论什么歌,他一听就会,从来没弹过的琴,他坐上去就能弹。以后,这对师生便有了默契,每天放学后,只要钱老师有空,他都会手把手地教曹鹏弹琴、识谱。

  经过钱老师的“开小灶”,后来曹鹏在当时江阴县的音乐比赛中拿了第一名,从此,老师也更加重视对他的培养。曹鹏在南菁中学读书时,同样受到了音乐老师的特殊关照。“老师像对儿子一样待我,教我乐理、弹钢琴。为了让我有更多时间学习音乐,老师甚至住在了我家。”曹鹏说。

  抗战胜利后,曹鹏卓越的音乐才能引起了解放区文工团的注意,他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一名文艺兵。也是在那里,曹鹏第一次站上了指挥台。

  93岁的他有过太多“第一”

  才华横溢的曹鹏,在1954年迎来了艺术上最重要的转折点——他被公派到前苏联莫斯科音乐学院留学,师从当时世界顶级指挥家金兹布尔克。1960年,曹鹏指挥全苏广播交响乐团举办中国音乐作品专场音乐会,成为第一个将《梁祝》带到国外的中国指挥家。

  1961年8月,曹鹏学成回国,担任上海交响乐团常任指挥。他说:“我很荣幸,我回来以后,上海歌剧院来跟我谈,要我指挥一场歌剧。那是他们第一次演《蝴蝶夫人》全剧,我在那里待了8个月。我那时候是交响乐团的指挥,完全用莫斯科音乐学院的一套程序来训练他们,演出非常成功、非常轰动。”

  曹鹏曾带领上海交响乐团首次受邀赴海外,代表中国在世界舞台上演出;他指挥上海交响乐团,第一次向全国直播世界名曲交响音乐会;他带领130人的大型队伍,赴列宁格勒参加纪念柴可夫斯基诞辰150周年音乐会演出,开创了中国大型乐团赴欧洲演出的先河;他指挥上海民族乐团和台北试验国乐团在台湾演出,被誉为两岸文化交流合作盛事;他成立了第一个非职业交响乐团——上海城市交响乐团,举办公益、慈善、普及音乐会,并多次受邀走出国门……

  曹鹏认为,企业要“以质量求生存,以质量求发展”,在音乐方面也同样如此。他坚持保留背谱指挥的习惯,虽然难度很高,但在普及音乐工作中有很好的示范作用。“如果这几天要演出了,他会投入全部精力,反复读谱,一百遍、一千遍地练习。”曹鹏的同事和学生们说。年近九旬的时候,曹鹏上楼梯仍是一路小跑。他常年与学生乐团中的大学生交流,与同学们交谈到兴奋处,他会突然在地上翻个跟头,以此表达自己的感情。

  不倦“飞鸟”的江阴风骨

  曹鹏曾经与著名的小提琴演奏家俞丽拿同台演出。当时,他两条腿摔断了,绑着厚厚的石膏,医生让他休病假,但想到有20多个国家的外宾要到中国来观看演出,他不肯休息,也不能休息,每天都是别人背着他下楼排练,然后再背上来。当时,外科医生怕他出事,一直跟随左右。那些外国朋友知道后,都非常感动。

  曹鹏认为:“为什么江阴的经济这么好,她不是说为了自己的口袋,而是为了国家,为了一个民族,这是江阴人的一个特点。我之所以能够很顽强地去学习,很顽强地与生活斗争,都是因为江阴人的性格。”

  让江阴人听到交响乐一直是曹鹏的梦想。2005年,他在上海和江阴分别举行从艺60周年音乐会,一批资深音乐家,还有他的女儿——中国杰出的小提琴家夏小曹一同参加演出,这也是他第一次把交响乐带到家乡。在周庄镇三房巷村演出时,让曹鹏意想不到的是,600名农民听他讲解贝多芬的作品,全场竟然鸦雀无声。《人民日报》在报道中说:现在农民不是对牛弹琴的时代了,农民知识也提高了。江阴终究是一个有文化底蕴的地方。

  这次江阴举行发展大会,曹鹏与夫人夏惠玲、女儿夏小曹还特意为《江阴好》文艺演出助阵,在与江阴天华艺校的学生们排练互动交流时,曹鹏勉励孩子们说:“江阴天华艺校有很重要的地位,希望同学们好好学习,打好音乐基础,演奏出更多精彩作品。”

  70多年的艺术生涯中,曹鹏留下的绝不只是经典的音乐指挥作品,还有滋养后人的宝贵财富。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